發展中國家的財富發展及政策-世界財富研究網|經濟思想|創新立國|經濟動態|政策論壇|金融財經|市場觀察|學術進步|環球思維|經世濟民|

中文首頁 | English  

網站首頁|經濟思想|創新立國|經濟動態|政策論壇|金融財經|市場觀察|學術進步|環球思維|經世濟民|聯系我們|

  

u     人類的生存及幸福對財富充滿需要

u       財富不僅包括商品類財富,還包括非商品類財富,不僅包括物質類財富,還包括精神文化類財富及其它類財富

u       財富經濟由創造、實現、使用、分配四個部分構成

u       財富的產生需要經過創造、實現兩個階段,創造是財富的源頭,實現是財富的河流

u       財富只能由人創造,其它任何東西都不能創造財富

u       人類的歷史就是創造的歷史,一個社會的崛起,歸根結底就是創造的崛起

u       財富創造是人類文明的開始,也是人類文明賴以發展的支點

u       人類的潛在需求是無限的

u       人類對財富的創造不會終止

u       創造須滿足人們的需要

u       創造正成為最關鍵的財富之力

u       優秀創造者應視為人民的英雄

u       財富經濟的運行深受與此有關的每種要素的影響

u       在不同的時代,決定財富的關鍵要素在不斷變化

u       財富的獲得需要勞動,沒有勞動便沒有財富

u       財富的總量決定于財富的創造、實現、使用的狀況以及三者的密切結合,并與分配的情況密切相關

u       財富應按功分配,并得有利于公正、文明和財富發展

u       不是獲取私利而恰好貢獻社會,而是貢獻社會才能獲取私利

u       社會財富的容量具有一定性與發展性

u       財富需求多少,只能供給多少,供給是所需求的才為有效

u       財富供給與財富需求是動態的一對相生相伴的關系,供給與需求應諧調發展

u       財富首先要為人們所需要才可能有價格

u       需缺度決定價格

u       財富的價值取決于創造,一個財富的價值是恒定的

u       需求變化不影響財富的價值

u       供給要滿足需求

u       人們一切活動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生存和幸福

u       從國際范圍的角度來解決問題

u       應將自然資源及環境納入財富的范疇

u       專利不應存在地域性

u       人人具有專利天賦權

u       財富永遠需要經營,不管是個人也好,企業也好,還是一個社會也好,都是如此

u       一個富有前途的企業所提供的財富應該總是能更好地滿足人們的需要

u       人們總是選擇最好的

u       在創造中獲取先期利潤

u       不是每種財富都需要生產,但每種財富都需要創造,每種商品類財富都需要銷售

u       經濟的良好增長需要有財富比較優勢

u       低勢能財富必為高勢能財富所替代

u       教育不是消費,而是一種生產

u       沒有研究創造就沒有生產,有創造才有一切

u       控制研究才能控制財富

u       鑄造時代財富之力遠比獲取財富重要

u       不是強盛成就創造,是創造成就強盛

u       中國的覺醒在于創造上的覺醒:一方面她需要對于創造的重視,并作出大量的投入;另一方面中國人也要恢復創造的意識,并勇于去創造

u       中國應該奉行創造立國和創造強國的思想

 

世界財富研究網 > 學術著作 

01財富引論

02財富之源

03財富的特性

04各要素在財富中的地位

05財富創造綜述

06財富創造的主體

07論物質科技財富的創造

08論其它類財富的創造

09財富實現綜述

10財富生產

11財富服務

12財富銷售

13財富傳播

14公共秩序財富的實現

15財富消費與需求

16財富的供給與需求的關系

17財富價值與需求的關系

18財富的貢獻

19財富分配存在的問題

20財富分配探索  

21財富理論體系

22與財富有關的一系列問題的探討

23促進經濟理論發展

24專利理論探索

25人類財富的未來

26財富經營概論

27企業財富的經營

28個人財富的經營

29社會財富的經營

30財富的增長研究

31一個國家的崛起就是創造的崛起

32發展中國家的財富發展及政策

33對培育財富之力的思考

34社會經濟政策考察與研究意見

 

世界財富研究網 > 學術著作 > 《財富創造論:國民財富產生原理研究》李宗發著  

 

 

 

 

第三十二章  發展中國家的財富發展及政策

 

 

 

 

    在世界的許多角落還存在著大量的貧窮與饑餓。我們希望本書的財富創造理論有助于他們擺脫貧窮,我們更希望整個世界走向共同的富裕與幸福。因此這里我們將就發展中國家財富發展政策作一個專章來進行特別的論述。當然中國至今為止仍然是一個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仍有大量的人民還未取得富裕。因此,這一章為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發展中國家而寫。

 

 

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原理研究

 

   發展中國家一直采取學習引進發達國家的先進技術是不可能一直保持10%左右的速度增長的。

   發展中國家在發展之初,許多都存在如下幾種情況:1、財富種類單一,財富技術落后;2、生產效率落后;3、體制落后限制財富的創造力與實現力的發揮;4、國內許多資源大量閑置;5、國內人民的需求遠未滿足;6、國內人民的財富的需求與發達國家有很大的一個勢能差。

   當進行改革開放發展經濟時,如下因素處理好后都可能強有力地支撐經濟在一定時期內高速發展:

    1、學習引進發達國家的財富進行實現(不僅僅是生產),這些財富不僅包括工業產品類財富,還包括服務類財富及其它類財富,這時候社會的財富就會迅速增多。當然還有一個實現能力和消費能力成長的問題,正因為實現能力和消費能力需在國民經濟發展之中逐漸積累,所以經濟增長在一定時期內往往保持在5%20%之間,否則可能遠比此高得多。

    2、學習引進發達國先進機器,提高生產率,使生產產品的能力大大提高。這時候供給社會饑餓需求的財富也在大幅度增長,因此經濟也得到迅速增長。

    3、改革落后的體制,使財富的實現力被解放出來,如企業可以根據市場需求迅速地提供產品,使供給財富增多,人們可以自由地購買到所想要購買的東西,使人們的消費總量得到擴張,人們可以進行商貿,使社會資源得到有效配置。因此限制“生產力”發展的“生產關系”被消除,“生產力”得到解放后,經濟就可以得到顯著的增長。

    4、國內資源在引進外資和外來技術后,被充分地組織和運用起來實現財富,因此經濟也得到曾長。

    5、當大力發展財富生產時,社會過去遠未滿足的市場逐步得到滿足。經濟學理論上應該可以倒過來推算,新得到滿足財富的速度幾乎就是經濟增長的速度。總之,在很長時期內幾乎不存在消費飽和限制生產擴大的問題。

    6、由于國內人民所消費的財富無論是從種類還是從質量上都與發達國家有很大的差別,這是一個很大的財富容量勢能差。這一容量勢能差的大小以及滿足所需要的時間,決定著發展中國家在改革開放后經濟上可能獲得增長的最長時間。

   當然這是從國內市場完全封閉來分析的,即本國的市場只有本國的企業在生產提供財富,而且本國企業提供的財富只在本國市場內銷售。實際情況是,本國的市場往往有大量國外商品也在涌入,而本國只是對不是最先進的財富技術學習引進,除非有成本優勢及其它顯著優勢,否則是很難進入發達國家市場的,也很難保證在國內市場上占有足夠的份額,除非壟斷、搞市場控制,但加入了WTO后是不能長期這樣的。

    情況總是很復雜的,我們在分析大致情況時,暫且將許多問題簡單化,這樣好把握其中的主要原理。

   從如上分析可以看出,假如發展中國家只學習引進,而不搞創造,以及所學習生產的產品因無優勢未在國外市場銷售,但本國市場控制在國內企業手里,那么起初改革開放時以上幾點因素是可以促進國民經濟以10%的速度高速增長的。但一段時期后很難再保持這樣的增長速度。隨著時間的推移,若干年后的某一年設:1、國內財富的種類不再單一,財富價值水平也較高,與發達國家基本一致;2、生產效率水平接近發達國家;3、體制不再落后,財富實現力早已充分解放;4、國內許多資源如勞動力資源、自然資源已得到充分運用;5、國內人民的普通需求基本滿足;6、國內人民所消費的財富勢能與發達國家消費的財富勢能已經基本一致。學習引進到了這一程度后,下一步經濟增長的動因來自于什么地方呢?沒有,已經沒有了。因此經濟增長馬上就會降下來。以后經濟增長速度絕不會高于發達國家。當發達國家財富創造所形成的經濟增長率為3%時,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率不可能高于這一數值。許多發展中國家經驗表明,發展之初往往能取得較快的速度,當達到一定程度后,開始減速,最后是低速增長。

   因此這時候要獲得高速增長需要從如下幾方面去解決:1、創造更多更先進的財富,并大量進行實現;2、大力推進國際貿易;3、大力擴展消費容量,等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創造更多更先進的財富。因為先進財富的不斷創造,就國內來說它實際上意味著繼續提供更高財富值或更多種類的財富,因此經濟越過發達國家的增長紅線繼續較高速增長。就國外市場來說,因為創造的財富比發達國家的更先進,所以可以打入國際市場,這大大擴大了國內企業可生產實現財富的數量空間,因此經濟當然就可以繼續高速增長了。

    下面是財富發展曲線圖。

 

 

 

 

財富發展曲線圖

 

 

 

 

    從以上曲線圖可以看出:1、發展中國家起初與發達國家存在極大的財富勢能差,A點遠低于D點。2、發展中國家如果不進行創造而總是采取學習跟隨型發展模式,那么財富增長空間是受制于發達國家曲線的情況的,不可能超過發達國家的曲線,并且因為發達國家不可能將最優秀、利潤最大的財富讓度給發展中國家生產實現,專利法律也決定發展中國家只能學習不受專利保護的二流技術。因此發展中國家在財富曲線上將與發達國家總是拉開較大的距離,不可能與發達國家并列,也就是說總是比發達國家相對貧窮。實際上上圖我們是在作了若干假設特別是各個國家市場封閉的情況下繪的示意圖。實際情況是世界市場一體化,發展中國家由于一味采取學習跟隨模式,可以生產實現的財富值較低,因此競爭力較差,在其它條件相同情況下,根本就無法在國內外市場上與發達國家競爭,因此即使經濟發展得比較成熟,與發達國家仍然存在極大的距離。3、對財富發展采取懈怠漠視的國家,隨著時間的推移,離發達國家的距離越來越遠,與其它發展中國家的距離也迅速拉大,最后成了世界最落后、最貧窮的國家。4、發展中國家如果采取一邊學習引進,一邊消化提高,并進行創造,那么比學習跟隨型的模式可以獲得更長時間的高速增長,并可能一舉超過發達國家。

    雖然,各國實際情況非常復雜,但大致增長的原理如此。了解了這些原理后,再結合具體的實際情況,我們就可以更好地明白我們經濟增長的具體原因,并依據個體情況開出不同的處方以及選取不同的發展模式。

    從財富創造論的觀點,發達國家很難取得發展中國家那樣的高速增長。除非其出現了足以形成兩位數增長的眾多重大發明創造以及其貨幣能準確地表示財富增長的情況。

    從相對的角度看,發展中國家只要形成良好的體制創新、科技創新和強有力的生產銷售,以及外貿的成功,是很可能形成兩位數的增長速度的。但這一增長速度只能在一定長的時期內保持,當體制、科技、需求水平等接近發達國家時,速度也會放慢下來,除非進一步創造。我們用墨西哥與韓國作發展后期正反兩方面的例子再恰當不過。韓國因為轉向創造,因而雖然經受金融危機的破壞,但很快能保持高速增長,而墨西哥漠視科技創造,所以現在一蹶不振,當然有其它方面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此。將來墨西哥要重新崛起,需要認真考慮不僅向美國吸引技術和資本的問題,更應該考慮向美國吸引創造人才進行自主創造的問題。

    我們需要指出的是,發展中國家的發展與發達國家的發展有相同之處也有不同之處,不同的發展中國家在發展上也往往存在一定的差異,即使在一個發展中國家,在不同的時期其發展模式及所應采取的措施也往往是不一樣的。模式乃是原理、規律與具體情況結合的產物,具體情況永遠在變化之中,因此不能墨守成規。因而了解經濟發展原理及經濟的真實規律并正確運用就顯得更為重要。

 

 

發展中國家發展思維的轉變

 

    我們是充分肯定發展中國家運用人類已經取得的創造成果大力促進經濟發展的。當然,同時我們更主張發展中國家注意創造。要趕超西方發達國家,沒有創造是不可能的。

    許多發展中國家通常的思路是大力借助人類已經取得的科技成果提高農業生產率,使得僅需一部分人即可為本國國民生產提供足夠的糧食,然后剩余出來的勞動力好從事工業、服務、文化等服務。當然現代是世界市場一體化的時代,如果本國有許多能向世界各國提供的其它類優秀財富,那么未必就一定要進行大規模的糧食生產,可以加入世界分工,用自己的優勢財富去交換自己需要的各類財富,這更有利于迅速發展。對待農業如此,對待工業何嘗不是如此。總之思維不能僵化。

    發展中國家參與世界分工,如果選擇從事新財富的供給,應努力使本國提供的新財富足以換回本國國民需要的糧食和工業品,否則可能對于農業生產和工業生產都需要考慮。例如中國、印度這樣的大國,就目前的情況來說,專門從事某一類或某一些財富的創造與實現,可能所換回的錢還難以養活本國人民,也很難保障龐大人口的生存問題。所以農業、工業都不宜丟。也就是說國家越大,可能越需要從事更多種類的財富創造與實現,而國越小者,主要從事有比較優勢的一些財富創造供給就可以了。

    我們的如上論述包涵了這樣的觀點,在世界經濟一體化的時代,對于發展中國家來說極端的平衡發展理論是錯誤的,甚至是不可能高速增長的。應集中力量鑄造自己的比較優勢。只不過國大,鑄造的比較優勢領域應多一些,國小,鑄造比較優勢的領域可少一些。

 

 

發展中國家和中國各地的工業化思考

 

   發展中國家可能需要進行工業化歷程,但未必就需要進行工業化歷程。我們的觀點很明確,不同于過去許多學者關于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的主題仍然是工業化的觀點。工業化并非人們追求的目標,財富才是人們追求的目標。而在現代要獲得豐富的財富實現民富國強,大力致力于各類先進財富的創造與實現更容易達到這一目標。而這各類財富中未必都需要是工業類財富。

   在現代社會,農業財富所占的比例已急劇下降,而工業產品財富所占的比重也在大幅度下降。我們還不能確定地說在什么時候,工業產品財富所占的比重會下降到20%以下,但有一點,美國的工業所占GDP的比重已降到31%,日本和德國已降到40%左右,三國的農業所占GDP均已下降到3%左右。中國第二產業所占的比例也下降到47.3%,第一產業下降到12.4%,第三產業已上升到40.3%。服務類財富目前已迅速發展,精神文化類財富可能在未來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產業,其所占世界財富的比重將會大大高于工業產品財富的比重,況且就工業產品而言,遠非生產而矣,在現代社會更重要的是銷售和創造。總之,作為不太大的發展中國家,可以發揮自己的某些優勢,可以大力發展服務類財富、精神文化類財富以及其它財富,特別是可考慮從事財富的研究創造等。

我們不認為每一個發展中國都需要發展工業,我們更不認為每一個國家都要經歷工業化。可以預測未來工業產品所占的比例會下降到一個更低的水平。那時候服務業,可能還有文化業,以及未知的行業會興起。作為一個中小型的發展中國家,沒必要非得要走工業化的道路,如果自己在某些方面可以培育出顯著優勢,完全可以為世界市場提供這些優勢財富,還可創造提供新類型財富。

   我們的這一分析對于中國的三十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行政區、地區來說何嘗不是如此,未必每個地方都要搞工業化才能發展好本地的經濟,重要的是發揮自己的優勢,如智力創造優勢、自然資源優勢、文化財富優勢以及其它優勢等等。

   當然,就整個中國來說,國家很大,工業產品財富的生產肯定需要成為經濟的重要一部分,因此也需要適當程度的工業化。但是亦步亦趨的工業化是不行的,特別是將全部財力、人力都壓在工業生產的注上,更是大有問題。即使工業化,也需要韓國式的工業化,即學習引進,然后大力去消化吸收,創造更先進的財富,這樣在發展上才容易更為迅速。

    最后,我們認為工業化只是一個道具而矣,創造、實現優秀財富才是實質的東西。也就是說重要的不是不惜一切代價地去追求工業化這一形式、這一表象,重要的是我們要大力創造發明供給國內外人民都需要的各類優秀財富,如果這些財富中的一部份需要建廠生產,那么就根據需要投入資金建立相應的工廠進行生產;如果這些財富中的一部份需要采取其它方式進行實現,就不要再去花錢建廠。不要再只看到發達國家表面的東西,而去全國大規模地建工廠,建好工廠后然后尋找加工訂單或生產可生產的產品拼命壓價推銷,以謀求發展和發揮工廠的價值。在發展的思路上,我們需要重新思考。

 

 

從技術引進到自主創造謀求發展

 

    在我們看來,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經濟發展都沒有什么不同,都離不開財富的創造與實現問題。不同的是在發展中國家除了進行創造外,還應充分運用可從發達國家已取得的創造成果進行實現,加快財富發展的歷程,即所謂的后發優勢。例如洗衣機,發達國家目前已經創造出極先進的,發展中國家是可以學習、引進的。當然發展中國家很難低成本甚至無償獲得最先進的洗衣機來生產并拿去賣,世界知識產權法不允許,一些關鍵技術別人也不會向發展中國家泄露。這時候發展中國家可以盡量收集發達國家已失去專利保護的技術進行生產,并以低成本、微利潤形成的價格優勢滿足本國、本地區目前要求還不太高的初中級消費需求,以使本國在這類商品生產上由無到有,并盡可能先進,實現國民財富經濟由零到現代科技的飛躍。如果專利費不太高時,還可以購買先進專利的生產權進行先進財富的生產和銷售。不應僅滿足于此,發展中國家還應盡可能收集發達國家的先進技術,并在其基礎上進行自主創造,使自己創造生產的商品在技術上逐步接近發達國家,并努力超越。韓國、日本在二十世紀就采取了這樣一種模式,因而科技迅速崛起,而中國則采取了錯誤的模式,造成多年來民族創造的缺失。韓國、日本向美國每引進10億元的先進技術,總會再拿100億的錢來消化吸收和進一步再創造。而中國在錯誤的思維下則是反過來拿100億元的錢來向發達國家購買比較先進的技術(但絕大多數不是最先進技術),只拿出10億元來消化吸收,以至于需要不停地花大筆的錢向發達國家引進,才能使所使用的技術不至于完全落后不能用。

    下面我們還將就關于生產財富的財富的引進進行一些分析。例如瑞典已經發明創造出生產利樂包牛奶、利樂包飲料等的生產線,發展中國家可以根據市場需要和國民經濟發展需要向瑞典引進利樂包生產線或向德國引進康美包生產線,然后引進或自已研究開發牛奶和其它飲料配方,利用引進的先進生產線進行大量生產,并拿到市場上去滿足人們的需要。這樣,社會的財富經濟也得到了發展。類似價值的引進很多。當然由于這些先進技術自己不能發明,諸如中國等國家在這方面所引進的利樂包生產線等費用是非常龐大的,每條生產線價格大約為1000多萬元,而在中國已引進的生產線已上千條。我們認為有實力的發展中國家在引進到一定程度后應不斷吸收提高,自主創造更好的技術。

    需要再次指出的是,就利樂包生產等,我們引進發達國家的這些技術,嚴格地說也并沒有提高生產率,而是引進了一種生產財富的財富。我們不想貶低生產率,其實在我們看來,許多方面的生產率的提高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自十八世紀以來生產率的概念被時髦化了,以致于過去長達二百多年里,經濟學家們在提到財富發展問題時,含糊其辭地使用提高生產率等概念。實際上生產率這一概念使用在工廠里是非常好的,它可以使生產經理致力于怎樣提高生產率以完成銷售部門對財富在時間上的要求,同時生產率的提高,生產時間的縮短,還可以顯著降低生產成本,賺取更多的利潤。一個社會在發展國民經濟時,如果在起初供不應求時,強調提高生產率,無疑對于更快地滿足社會的需求以及提高社會在該段時期經濟增長速度是極為重要的。但是當供求平衡,甚至是供過于求時,如果在發展國民經濟上還是生產率意識,或者還處在過去錯誤經濟理論的生產率潛意識的指導下,必將付出慘重的代價。事實也是如此。兩百年來工業發達起來了的國家發生了許多次經濟危機,以及中國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大量企業生產能力閑置甚至許多企業倒閉等等,都與生產率經濟理論意識脫不了干系。其它發展中國家應該吸取中國曾經在這一點上的教訓,少走彎路。

    關于發展中國家的技術引進問題,我們希望都作出更多的分析。我們在本書中已經指出,財富并非僅僅是產品而矣,還包括許多方面。我們認為發展中國家不僅要積極學習引進發達國家產品財富方面的先進成果發展國民經濟,還應該將視野擴大到財富的幾乎所有領域。任何人取得的文明成果,都是人類共同的財富,當然除了進行知識產權保護的外,只要這些財富適合本社會,并且比本社會已擁有的財富更先進,都可以考慮拿來進行實現,一方面發展國民經濟,另一方面不斷提高人民的財富幸福水平。例如卡拉OK是井上大佑先生發明奉獻給人們的一筆文化財富,可以將這種卡拉OK文化財富拿來進行實現,如在本國生產卡拉OK機,銷售給人民唱歌享受,如開卡拉OK廳,讓大眾去休閑去消費。再如,發達國家已經在建筑藝術上作出了很大的發展,發展中國家可以借鑒移植這些先進的創造來本國進行實現。再如,發達國家發展了先進的管理方式,發展中國家也可根據需要學習運用這些先進的東西,以提高企業及國民經濟的管理水平。

    當然,并不是說發展中國家什么都照搬,在學習引進的過程中實際上每個國家都在進行著大量的再創造,以使其更適合本國具體的需要,或使其比所學習引進的更先進一些。只不過再創造的層級高低有所不同而矣。如韓國的再創造就較高,并在一些行業方面已經領先發達國家。再創造使得韓國的財富經濟得到了更好的發展。

    在本書中,我們實在難以有足夠的精力對每個部分作細致的研究,總之,對于發展中國家,除了要積極學習引進實現人類已經濟取得的財富成果,以促進經濟發展外,還應考慮進入創造階段,拓展財富源頭的問題。尤其是中國,在改革開放了28年后,是否應由生產實現型經濟模式,開始向以創造型主導、以生產實現型作補充的經濟發展模式?經過2004年和2005年的爭論后,從研發投入仍是低比率可以看出我們仍然還在沉迷于過去生產實現型經濟成功的理論榮耀之中。這是極為危險的。

 

 

暫時的GDP遠不能代表民富國強

 

   GDP最主要的是反映一個國家在現有環境條件下商品生產及商品服務的能力。如果環境變化,問題就大了。況且,一個國家的富強雖然在GDP上一定程度地可以顯示得出來,但是決不是由GDP來決定的。一個國家的強,首先是其創造發明能力的強,創造的安全類財富與民用類財富等物質科技類財富與文化類財富居于世界先進地位。一個國家的富,是其有優秀的、高利潤的財富進行實現,從而能為人民提供豐富、高水平的財富,以及使人民能獲得高工資的就業而具有強有力的購買力。總之,諸如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大國,雖然興辦工廠是發展過程中的一種必要,但國家的最終富強不是主要與工廠聯系在一起的,而是取決于科學創造的情況。

   從事加工,雖然賺得了GDP,但不可能民富國強。首先從事加工,利潤極低,外國資本家也不可能給本國勞動者多高的工資,否則他們就會選擇低工資的地方去加工。在比發達國家工資低若干倍的情況下,本國的勞動者是不可能富的,充其量比過去日子好過了點而矣。只知道生產而不重視創造,在技術上遠落后于別國,無論是安全上還是經濟競爭上都是不堪一擊;只知道招商引資,本國所建立起來的龐大GDP也是經不起考驗的,如果外資撤離,大量工廠必將倒閉,國民經濟會處于危險之中。這是我們不能不及時醒悟的事。

 

 

沒有利潤的地方就沒有國際資本投資

 

   國際投資者投資總是要找有財富利潤的地方進行投資。沒有利潤的地方國際投資者是不會去的。

    現在發達國家對外投資更多的通常是投資在財富實現上。他們通常將擁有的資本和發達國家的技術帶到生產成本極低的地方,利用發展中國家零的地租、廉價的勞動成本和資源環境的隨意耗費來進行生產。由于在發展中國家生產成本極低,所以他們能獲得較豐厚的利潤。

    當發展中國家要重視環境資源的合理運用,以及要提高在地租上、勞動上應有的收入時,外國資本將撤離這一發展中國家。發展中國家在招商引資時應明白這一道理。不進行科研創造,而是花費巨大的精力和代價來招商引資是否值得?

    當然充分利運外來資金和技術進行生產以暫時解決就業問題,促進本國經濟的現代化是可以理解的。但最終還是需要自主創造。

 

 

文明全盤西方化是否必要

 

   似乎某種文明往往是以其國家的科技創造發明崛起而得以在世界上大放光彩。如果美國不是在科技創造上做得非常出色,而表現在軍事上的無比強大和經濟上商品財富的非常豐富,人們必會懷疑人類文明西方化是否值得和必要。我們不認為印度的文化有什么不好、阿拉伯的文化有什么不好、中國的儒家和諧文化有什么不好。

   如果學習接納西方文化需要付出代價,那么發展中國家是應該認真權衡的。

   發展中國家不應該輕率地全盤拋棄本民族先輩們創造的優秀財富,無論是物質的還是文化的,這些財富都是非常寶貴的。落后的不是這些財富,而是現代的我們落后的創造性思維。

   我們一百多年來的一個錯誤是,當鴉片戰爭、甲午海戰失敗后,不是去致力于創造,去創造世界最先進的科技來強國護民,而是去全盤追求西方的東西,無論是文化的還是物質的,甚至拋棄、打倒祖先們創造的許多寶貴財富(封建專制除外)。結果是一百多年來仍然未強大。我們并非反對向西方學習,恰好相反,我們主張向西方學習所有先進的東西,包括貿易制度、包括民主思想、包括法律制度、包括各類先進的科學技術,以迅速提升我們的技術水平和彌補我們在某些方面的不足。但是我們不應妄自菲薄,不應該全盤否定和丟棄自己優秀的東西,在富民強國上我們更重要的是去創造。

 

 

發展中國家應有主見

 

   “我們應該停止聽從西方建議,因為他們在與我們打交道時并沒有抱著誠實的態度。盡管西方歷來聲稱有興趣幫助我們,但內心卻一直睢不起我們,為了它們的私利,與我們的獨裁者沆瀣一氣,大肆掠奪我們的資源”,尼日利亞經濟學家費米.阿科莫萊夫先生憤怒地譴責。“結果是有目共睹的,那些虔誠聽從IMF和世界銀行建議的非洲經濟體已被徹底摧毀,而由本國人自己管理的中國經濟卻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往前沖。”

   費米.阿科莫萊夫先生寫道:“非洲人尤其是非洲領導人,只需看看日本、韓國和中國,就可以意識到,只有停止聽信西方,開始調動我們自己的本地潛能和資源(尤其是人力資源),我們的經濟夢想才能實現。非洲擁有豐富的資源,惟一缺少的就是具有遠見卓識,有足夠的信心成為自身命運主宰的領導人。”

 

 

大力進行制度創新

 

   制度創新是極為重要的。制度上落后將壓制財富創造之力和財富實現之力,影響人民的幸福。

   因此,對于發展中國家一定要擇世界上最優秀的制度而用之。當然進一步創造更好的制度更是一種應該努力追求的。我們研究了過去制度變化與國家富強之間的關系問題,發現這樣一條規律,任何迅速發達富強的國家都肯定在制度上作出了較好的選擇或創造。反之,制度落后的國家,嚴重阻礙了財富的創造與實現,最終必定衰弱。因此大力進行制度創造與創新擺在了發展中國家面前。

 

 

政府改革與民富國強

 

   在歷史上最典型的政府改革是商鞅變法。因而我們以商鞅的變法來說明政府改革與民富國強的問題。

   代表秦政府的商鞅第一次變法的核心是:一、獎勵耕戰;二、廢除特權的世祿官制實行唯能是用。

   第二次變法的核心是:一、廢除井田制,確認土地私有,鼓勵地主生產財富的積極性,創立當時最先進的制度;二、建立與當時時代相符合的先進的社會治理制度。

   兩次變法都取得顯著成效,使貧窮落后受列強歧視排擠的邊鄙西秦,一躍而成為當時各諸侯國中最富強的國家,并為以后統一中國奠定了基礎。

    當然變法總是會遇到各種阻力的。在商鞅提出變法時,以甘龍、杜摯為代表的保守派竭力反對變法,認為法古無過,循禮無邪,必須堅守舊的制度。商鞅從社會是不斷發展變化的觀點出發,認為治世不應一成不變,如果不適合民富國強需要的就應該加以改變,法者所以愛民也,禮者所以便事也。是以圣人茍可以強國,不法其故;茍可以利民,不循其禮禮法以時而定,制令各順其宜

    春秋戰國時秦因獎勵耕戰而富強。在今天我們的改革中,什么是耕,什么是戰呢?歸結到一點,那就是,耕者,經營矣、商貿矣;戰者,創造矣。應該大力鼓勵人們去搞財富的經營,去進行創造,去創造大量可與世界強國競爭的先進科技財富;還應支持所創造的優秀財富在國內外廣闊市場上銷售出去。鼓勵經營,鼓勵創造,鼓勵商貿,這是發展中國家應該努力去做的。

 

 

現代競爭性經濟

 

    現代人類的經濟與其說是致力于人們幸福的經濟,不如說是扭曲了的競爭經濟。企業、政府在經濟上白天黑夜所思考的更多地是如何加強競爭,以免自己被市場或世界所淘汰,而不是直接考慮社會的財富和人民的幸福。

    當然,幸好的是通常情況下經濟的競爭表現在如何更好地滿足人們的需求,因此競爭經濟還不算十足的壞。三百多年來世界弱肉強食的帝國主義政策使得發展中國家不得不進行圖強競爭,不得不在競爭經濟中來求得人民幸福的提高。

    至少到目前為止,發展中國家需要樹立競爭經濟的意識,要努力在世界上建立比較優勢,特別是物質科技財富的比較優勢,這樣才能更好地促進國民經濟的發展,在國民經濟取得發展后才能最終實現人民的幸福。當然,我們更主張在搞競爭經濟的同時,應努力推進人民的幸福。

 

 

一個發展中國家與誰競爭性最大

 

    國與國之間既存在合作,也存在競爭。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但我們認為發展中國家之間的根本性競爭要遠小于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根本性競爭。

    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競爭多表現在爭發達國家的投資。這并非是致命的。沒有國外投資,通過資源出口、自主創造以及其它措施,同樣可以獲得良好的發展。發展中國家一些時候也存在所生產產品都是低價值產品,而在低級產品市場上競爭。但這種競爭可以促使自己不斷地提升產品的檔次。

    然而,現在的一些發達國家對發展中國家則是進行血腥的競爭。發達國家首先制定了有利于發達國家的貿易規則,對弱小的發展中國家進行赤裸裸的掠奪。其次,發達國利用高科技優勢和專利優勢與發展中國家進行吸血鬼式的競爭,使發達國家自己在競爭中變得越來越富裕,而發展中國家則變得越來越貧窮。最后,發達國家利用自己在科技上的絕對優勢形成的軍事優勢、經濟優勢、政治優勢,與發展中國家進行猛獸與小兔的競爭。

    發展中國家不應受發達國家拋出利益的引誘而相互爭斗,應該共同團結,共同合作,大力致力于高科技財富的研究創造,集共同的力量與強大的發達國家進行命運的競爭。

    我們并非說發達國家就那么沒有道德,但至少到現在為止,權勢顯赫的一些發達國家的確如此,并且在政治上、在經濟上挑撥發展中國家的友好關系,甚至唆使戰爭。我們認為一個國家的發達繁榮,應努力將整個人類帶向共同的發達繁榮與和平友愛,而不是千方百計使發達國家越來越富,發展中國家越來越窮。某些發達國家為了永遠欺壓發展中國家而千方百計地阻礙新興發展中國家富強的品行令人遺憾。

 

 

通過創造可以實現迅速崛起

 

    現代世界市場一體化后,一個國家通過一些優秀財富的創造與在世界范圍內實現是可以迅速崛起的。在過去封閉性的社會,即使發明創造了許多優秀財富,但是一方面市場小,所實現的財富量不大,另一方面每個封閉系統內的財富需求和供給有一個互動成長的過程,即這時供給擴張了,但需求受購買力限制,購買力需要在財富活動中一點一點地互動聚積,因此重大發明創造后,經濟需要較長時間才能發展起來,通常是數年,數十年。而現在,當一些重大優秀財富創造出來,面對的是整個世界市場,需求能力相對于一個國家的供給來說早就具備,早就顯得強大,幾乎是創造后實現力的速度有多快,該國財富增長量就有多快。并且關于財富的實現能力不僅局限于本國之內,還可借助于國外的力量。我們認為在現代通過創造謀求短期內迅速崛起是可能的。

 

 

經濟模式的轉變

 

    我們從前面的“財富發展曲線圖”可以看出,一個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模式不是一成不變的。起初是學習跟隨發達國家,學習、引進財富技術進行生產實現。在發展到一定程度后,必須及時轉型,由學習跟隨型的經濟發展模式,向創造超越型的經濟發展模式轉變,否則經濟增長速度就會迅速降低下來,永遠跟在發達國家增長速度后面,甚至可能因為全球化競爭的原因而使國民經濟出現負增長。

 

 

對中國暫時獲得成功的擔憂

 

    現代低水平國家一旦大力發展經濟,措施得當,是可以在很短時期內取得經濟的突飛猛進的。據世界銀行在1991年的世界發展報告顯示,英國從1780年起,用了58年時間使人均產出增長一倍;美國從1839年起,只用了47年時間;日本從19世紀80年代起才進入這一增長過程,把人均產出增長一倍的時間縮短為34年;土耳其從1957年開始,用了20年時間;巴西從1961年開始用了18年時間;韓國從1966年開始用了11年時間;而中國從1978年開始,僅僅用了10年時間。

    關于這一系列數據,有不同的意見和結論。我們比較贊同后發優勢的觀點以及現代財富進步越來越快的觀點。但是并不是說翻第二翻,翻第三翻,翻第四翻都能保持這樣的速度。這要看是什么樣的國家。

    我們認為發展中國家在起初,由于財富種類、財富勢能與世界已創造取得的最先進成果都還有極大的差距,再加之發展中國家本國國內需求通常都還有待滿足,財富容量很大,GDP基數極低,所以一旦改革開放,經濟實現短期內迅速翻翻是可能的。但是當接近發達國家時,是否能再10年內翻翻,恐怕得看是否能在10年內能否創造足以翻翻的先進財富,還得看是否能將這些先進財富在國際市場范圍內大量地實現。一個顯而易見的是,發展中國家如果不在學習引進發展的后期開始大搞創造,不可能永遠保持高位數經濟增長。關于這一方面的道理可以參見“財富發展曲線圖”以及我們在前面的一系列分析。

    我的一個擔憂是,隨著中國28年來在學習引進、招商引資以及搭上世界市場一體化的便車經濟取得了長期的高速發展,反而會使一些學者誤以為學習引進的生產實現型模式以及招商引資永遠是成功的,中國不用在科研上破費。我在著述本書時參考了國內一些學者的著作,我感到這種認識在中國學術界比較嚴重。但愿我在著作中的一些愚見能引起學術界的同仁們對我們下一步發展模式及時作出重新的思考。

 

 

不同的科研政策不同的業績

 

    有什么樣的投入,通常就有什么樣的產出。20世紀80年代,發達國家在研發上投入的資金占世界的97%,所以取得的專利占世界的比重也高達93%。發展中國家在研發上投入的資金占世界的3%,所以取得的專利占世界的比重也只有7%。當然還需考慮發展中國家物價水平低以及專利價值水平等因素。

    1965年基辛在《勞動技能與國際貿易:用單一方法評價各種貿易》中,通過對 10個主要工業國家中 18個產業部門生產商品時所必須的資本量、自然資源量、熟練勞動量,規模利益和研究開發要素等 5種決定商品競爭力的要素的分析,得出結論:研究開發要素是 5種要素中最強有力的要素。而且發現美國出口額占 10國出口總額比重較大的部門中,專門從事研究開發的人數占該部門總人數的比重也較大;反之,在美國出口額占 10 國出口總額比重較小的部門中,專門從事研究開發的人數占該部門總人數的比重也較小。由此基辛認為,國際競爭能力強且出口比重高的部門是那些從事研究開發的部門。而那些漠視科研,在科研上投入極少的企業,不僅很難走向世界市場,而且利潤低,經營發展前景不容樂觀。格魯伯、梅達和弗農根據對1962年美國 19 個產業的統計資料研究也發現,占 19 個產業出口總量72% 5個產業的科研和發展費用及從事科研和發展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分別占 19個產業總量的 89.4% 85.3% 。并且得出與基辛相同的結論。

    發展中國家要在發展上取得卓越的成就,需要認真思考科研政策,特別是科研投入的問題。不同的科研政策,不同的業績。

 

 

發展中國家應正確對待世界一體化問題

 

    現在是全球走向一體化的時代,任何國家都不要出于恐懼或者出于偏執的目的把它的人民帶離世界封閉自守。現代財富需要在全球范圍內更廣泛地實現,資源需要在全球范圍內更好地配置,勞動需要在全球范圍內進行分工,先進財富知識需要在世界范圍內交流,這樣財富才能取得與世界同步的發展。誰逃避或者漠視這一現實,誰就會被現代世界的快車所拋棄。這就要求發展中國家盡早想辦法融入世界。當然就目前的國際強權狀況,融入世界肯定免不了受一些強權帝國的欺壓,但是不宜閉門逃避現實,只有在世界一體化競爭中尋找機會才可能興起,改變世界的格局,而最終實現世界的正義秩序。就如我們在創造論中所主張的,通過創造,一個很小的發展中國家同樣可以崛起。全球一體化后,努力進行幾項超越世界大國的偉大創造,然后在世界60多億的大市場中進行實現,是可能很快改寫一國之命運的。因此,我們對許多貧窮的發展中國家同樣抱以很大的期待。

 

經濟學不是專司統治思想的東西,是一門科學,一門經邦濟世、經世濟民的科學,一代代巨匠不是為了打造一個個思想的帝國,而是在推動國盛民富的科學建設!

經濟學應是研究促進社會財富增長和謀求社會普遍幸福的一門科學

     

網站電話: 18911600586  13880509516

地址:中國.北京      網站郵箱:[email protected]      # 專業、免費、強健的訪問統計

   
   
乒乓球世界杯团体赛